跳到主要内容区块

两岸院士联手马拉松式肝移植手术 成功抢救6病童

发布日期:2018-03-15

2018年2月5日 联合报 文 李树人/摄影 丁志荣

 
术前陈肇隆院长在脑海反覆模拟推演及两岸长庚菁英即将展开历史性的示范手术。 丁志荣/摄影


高雄长庚菁英团队,赴京示范肝移植手术,4天13台刀均圆满成功


12年前,高雄长庚院长陈肇隆率领肝脏移植菁英团队,亲赴上海进行示范手术,而今上海交通大学仁济医院已成为全中国最大的肝移植中心,近日这个团队前往清华长庚医院,在四天内为六位幼儿病童进行肝脏移植示范手术,包括五例活体肝移植,以及一例体外肝切除及自体肝移植、随後救援性活体肝移植手术。所有捐肝者和受肝者都手术成功,顺利康复,并且陆续出院中。

两岸院士携手在北京清华大学,打造世界级肝脏移植中心


北京清华长庚医院自2014年启用以来,积极着手规划建置肝移植中心,於2018年1月正式取得「肝脏移植执业许可」,而本身即为中国肝移植权威的院长董家鸿,也在2017年11月27日正式获颁中国工程院院士。为协助长庚医院创办人王永庆生前所捐赠的清华长庚成为世界级的肝脏移植中心,以及本着医学不藏私的精神,同样身为中国工程院院士的陈肇隆,再次率领高长肝脏移植团队一行九人前往北京,在四天内为六位小病童进行肝移植手术。

高长团队-左起林灿勳教授、廖秀兰护理师、姚文声教授、郑汝汾教授、陈肇隆院长、王世和副教授、杨志权主任、王元元护理师、林丽满督导。


在台湾已经完成一千七百多例活体肝脏移植手术的高雄长庚团队,近年来,多次至上海、北京等地三甲医院示范开刀。不过,这次却是如临大敌,不敢大意,因为时间紧迫,必须在四天内完成所有手术,不仅考验着技巧、经验,更考验着众人的体力。一台刀至少八小时,一个肝移植手术必须同步开两台刀(捐肝者与受肝者),若一天要完成两位病童的手术,意味着要接连着开四台刀,时间接近二十小时,期间可能连吃饭、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据了解,距离上一次连着开刀的纪录,已是十几年前的事,而且,此次虽为示范手术性质,预定接受手术的六位病童情况却相当复杂,大陆当地许多医师无法医治,甚至直接建议家长不如放弃。正因如此,高雄长庚肝脏移植团队不敢大意,甚至远从台湾带了两大个行李箱的手术器材,其中包括了缝合细小动脉和胆管的针线,护理督导林丽满说,「这次的患者都是婴儿,所以除了带上惯用的手术器械外,还特别带了适用於婴儿的专用器材与线材」。

为了此次示范手术,高长团队特别从台湾准备了相关手术器械,以及婴幼儿专用的器材。


手术前,两岸移植团队与患者家属合影。


高雄长庚肝脏移植团队一行九人,抵达北京後立即前往医院病房,访视等待移植的六名幼儿,及肝脏捐赠者、家属,了解身心状况,给予鼓励打气。看到陈爷爷亲自出现在病房与大家闲话家常,病童的父母们喜出望外,有人话还没说两句,就红了眼眶,哽咽了起来,直说他是孩子的救命恩人,有他在,就放心。

陈肇隆指出,长庚医院创办人王永庆在生前念兹在兹,期盼台湾能够协助「祖先来的地方」,因此,捐出人民币十亿元协助兴建北京清华长庚医院,而这句话也深深影响了他,只要有机会,相当乐意至大陆各地贡献所学及经验。


「捐肝者会不会太瘦?」、「肝内动脉受损,切除後,是否会有风险?是否有其他并发症?」虽然事先已在台湾获得详细资料,并透过视讯开过多次讨论会议,示范手术的前一天,两岸移植菁英齐聚一堂,参加「肝移植术前会议」,仔细地讨论六个病童与捐赠者等影像检验报告及各项数据,以及术中可能遭遇到任何状况,模拟推演,希望手术成功,让六名病童平安长大。

北京清华长庚医师透过投影片,依次讲解五例活体肝移植手术示范,一例体外肝切除—自体肝移植手术等六名病童的影像检验报告及各项数据,以及捐赠者术前检查报告。

这场会议从手术前一日下午三点进行至当天晚上七点,高雄长庚移植团队全员列席,逐一讨论个案状况,深入分析相关数据,从医学影像检视及确认病童状况,最後讨论出手术顺位,并逐一拟定手术计画。

两岸长庚肝移植团队,清早全员进驻手术室,展开示范手术序幕
高雄与清华两岸长庚成员,手术当日清晨七点已完成准备进驻手术室。由於清华长庚团队过去以成人肝移植为主,对於幼儿肝移植的经验有待学习,因此高雄长庚团队以两两对接的方式,引导清华团队做好术前各项准备,并逐一核对手术重点与注意事项。

第一台刀的患童仅五个月大,体重也只有五公斤多,体型瘦小,移植团队格外谨慎。除了精准计算麻醉剂量,为了预防失温,手术室内的温度、术中所需用到的水也特别经过加温,不让身体沾到一点点冷水,病童周围放置了一层层保温装置。高雄长庚团队连细微之处都如此讲究,这也说明了该团队肝脏移植病人存活率为何能够位居全亚洲、甚至全球之冠。

陈肇隆指出,肝脏在腹腔内部,一般从外表看不出肝脏病变,但胆道闭锁症的病肝异常肿胀、质地坚硬,用手一摸,就可触及,由於病童接受过葛西手术,而且经常发生胆管炎,腹腔内特别是肝门部位严重粘黏,增加了手术难度。

捐赠、接受两术同步进行,宛如演奏完美交响乐章


活体肝移植手术最困难之处在於必须使用两间相连的手术室,两台刀同步进行。陈肇隆以这次手术为例,捐肝手术进行时,须依事前规划,精准摘取捐赠者部分肝脏,置入维持在摄氏4度的肝脏保存液中,修裁血管、测漏并结紮、缝合血管、胆管残端之後,随即开始植肝。但在这同时,团队成员王世和副教授需先切断葛西手术的肝肠吻合、分离进出肝臓的所有血管、断离病肝的所有靱带,才能摘取病肝,准备好进行新肝植入手术。

高长资深麻醉护理师廖秀兰(图中),细心提示幼儿肝移植手术中,麻醉护理人员注意事项。


种肝过程中,亦是困难重重,陈肇隆解释,植肝时,首先要把捐赠肝脏的肝静脉接到小朋友的下腔静脉,再完成门静脉的吻合衔接,即可开放新肝血液循环。随後进行肝动脉吻合,由於小婴儿的动脉可以细到1、2毫米,必须在显微镜下放大缝合。

进出肝臓的三条血管重建完成後,必须以都卜勒超音波确定血流通畅,再进行胆道重建,由於胆道闭锁症没有通畅胆管可以衔接,必须以小朋友的小肠做成胆道,衔接捐赠肝脏的胆管。动脉和胆管重建都由显微外科专家林灿勳主任完成,他是全球活体肝移植显微胆道重建第一把手。整个手术过程就像大师级交响乐团,在完美演奏时,还能注意到团队的速度,交织出圆满的乐章。


左图/王世和副教授与杨志权医师负责幼童病肝移除手术。右图/陈肇隆院长与清华长庚董家鸿院长处理捐肝手术。


示范手术第一台,于父全然放心托付两院士


早上八时,来自天津的熙熙父亲、31岁余江海接受专访时神情淡然,他说,五个多月大的熙熙,天生爱笑,在娘胎接受超音波胎儿摄影时就是笑着。出生後罹患胆道闭锁,全身黄疸,但她不哭不闹,安静地让大人更觉心疼。对於第一个准备接受移植手术,于父表示「没有特别的感觉」,深信两位权威联手,一定没有问题。能用自己肝脏,换回爱笑女儿一辈子的健康,心甘情愿。


左图/能有机会用自己的肝,来救自己的心肝,于江海心甘情愿。右图/看着最爱的两个人即将接受重大手术,于妈妈神情满是担忧。


熙熙爷爷心系儿子余江海与孙女的安危,赶至北京,一早在病房焦急地踱步着,在儿子被推进手术室之际,伸手将棉被塞进床缘,关切之心,溢於言表。


于江海对於即将面对的手术深具信心,在出发之际比出了「赞」,表示一切都会没问题的!


余江海感受到老父亲的担心,在进入手术室的那一瞬间,喊了声「没问题」,还举起手臂,竖起大拇指,比了一个「赞」的手势,气氛感人。

在高雄长庚、北京清华长庚等两大移植菁英团队携手下,余江海捐肝手术在下午三点完成,另一台组团队紧接着接力种肝,晚上七点左右,顺利完成两岸长庚合作的第一例肝脏移植。


前往手术室途中,于妈妈(图中红衣)心疼两个挚爱将进行移植手术,积压已久的情绪终於忍不住溃堤,于家爸爸与爷爷纷纷表达安慰。


由於两岸团队默契与习惯用语等尚待磨合,这次手术时间比预期长了一些,高雄长庚放射诊断科系教授郑汝汾医师表示,肝脏移植手术以安全、成功为最高原则,移植团队不会在乎手术时间长短,而是要求手术的细腻度,希望做到最完美,捐赠者、受赠者均平安。

陈肇隆院长於术後也特别指示,一切以患者安全为优先,特别是捐肝者的安全是最优先的考量!隔日预定的两台的手术,必须在上午的手术确认所有流程进行流畅,捐、受肝两边的状态都稳定後,才能进行下一台刀的准备。

妈妈果决办出院,连夜赴京争生机

翌日,预备接受移植手术的是同样为五个月大的卢紫晨淇。妈妈术前接受专访时表示,二宝出生後,肚子一直发胀,肾脏也不好,黄疸降不下来,得知胆道闭锁,她抱着孩子,至北京、天津、上海等大医院求诊,都说得换肝,否则活不了。但先生是修车师傅,家里经济就一般,根本无力负担手术费用,所幸天津医院在告知有机会让陈院士开刀,且为示范教学,院方将全额补助医疗费用,妈妈二话不说,当天就办了出院手续,赶至北京清华长庚医院。

妈妈说,曾经想放弃过,看着孩子的双眼,就是舍不得,这是她心头的一块肉,无法割舍。开刀的前夕,陈肇隆院士突然出现在病房探视,当下手中抱着二宝,直想磕头道谢,但被院士制止,妈妈从未想过会在这时见到陈肇隆本人,心中感动不已之外,口中不断重复着「二宝真的有福气,能让陈院士开刀」。

经过第一天的磨合,两岸移植团队逐渐建立起默契,也开始熟悉彼此的手术习惯,从摘取母亲捐赠的肝脏,到植入孩子的体内,过程相当顺畅,也让第三组患者顺利地依照预定时程,进入手术室准备,进行移植手术。

反思未做亏心事,为何爱女受折磨?


五个多月大的张梦淇,来自吉林长春,同样罹患胆道闭锁。父亲表示,女儿出生一个星期时,大便颜色仍旧是白色,还以为每个小孩都是这样,没想过,过了一个月,颜色还是偏白,这时才惊觉不对劲,赶紧就医,结果发现,肝功能指数异常,小医院医师建议换至大医院,否则小命不保。身为护理人员的妈妈,更是透过所有的管道寻求帮助,「肝移植」似乎是眼下唯一的选择。


五个月大的梦淇,因为胆道闭锁导致肝硬化,肤色相较於父母,可发现明显偏黄,令人心疼不已。


到了北京儿科研究所,确诊为胆道闭锁,这个时候肝脏已经硬化,如果不能及时换肝,铁定活不了,张万亮谈到女儿所承受的痛苦,不自主地哽咽了起来,说着「原本一度厌世、绝望、悲观,心想自己从来没做坏事,为何女儿会遭遇这种惨事?」。

亲友接连劝放弃,夫妻相挺坚持救女



面对挚爱的女儿,张爸爸的父爱展露无遗。


张万亮说,当时许多亲友都劝他放弃,连医院主任也这麽建议,认为治好了,也不是正常,但他上网寻找相关资讯,发现只要换肝就可治疗这个病,「孩子有救了,千万不能放弃,放弃就一点机会都没了」。张万亮指出,女儿是夫妻两人的第一个宝宝,尽管得了这个疾病,但老天关了这扇门,却开了这扇窗,没想到,能有这个机缘,女儿有幸参与这一次示范手术,在得知女儿换肝手术竟然是由台湾陈爷爷主刀,他相当激动,讲起话来有些哽咽,喃喃自语地说「这是不幸中的万幸,咱们家淇淇福气大,有救了」。


父顶寒风夜跑,减脂以服捐肝资格


尽管夫妻两人愿意捐肝救女,但父亲有中度脂肪肝,而外婆坚决反对妈妈捐出肝脏!在这个情形下,为了救女儿,原本不爱运动的张爸爸利用每天下班後开始慢跑,即使入冬後夜晚寒冷,他仍旧每天顶着零下低温跑上两三个小时,加上饮食控制,就这样跑了快两个月瘦了四公斤,原本中度脂肪肝也减至轻度,符合捐肝条件。最令人感动的是,张爸爸鲜少生病对於疼痛特别敏感,连看牙齿都紧张万分,但这次面临切肝这等重大手术,为了女儿,却是勇往直前,毫无畏惧。


谈到女儿的病情,张爸爸不禁落下男儿泪。


由於张爸爸仍有轻微脂肪肝,加上男性的肝脏较大,对於女婴来说,母亲仍是较佳的选择。医疗团队直至手术前夕,仍期望改由女婴母亲捐肝,但几经沟通後,外婆依旧坚决不同意妈妈进行捐肝,因此维持原定计划,由父亲作为捐赠者,只是为了符合女婴的腹腔空间,必须加做肝脏减容积手术。虽然对於经验丰富的高长团队来说,没有任何问题,甚至对示范手术而言,是具有正向的意义,但陈肇隆院长对於必须追加进行肝脏减容积手术,仍然相当谨慎,要求两岸团队务必严阵以待。


左图/跟着病床准备进入手术室的张奶奶,心情相当复杂,虽然为了两岸院士出手搭救孙女而开心,但是想到儿子即将接受一场重大手术,而显露出无比担心的神情。右图/连看牙医都相当紧张的张爸爸,为了救女儿,第一次躺上病床进入手术室,表情无所畏惧,救女的决心展露无遗!


上海仁济医院夏强副院长,应恩师陈肇隆的邀请,前来参与指导儿童肝脏移植手术。


为了让清华长庚团队更快速地学习儿童肝移植手术,上海仁济医院副院长,也是目前全中国最大肝移植中心的领导者 夏强,应恩师陈肇隆的邀请,特别於百忙之中飞抵北京,随即进入手术室参与手术指导,并且与恩师一同进行手术示范。夏强虽然已创下一年800例移植手术的全球纪录,但与恩师同台时,仍旧保持初心,全力跟随陈院长的手术速度,追求最佳手术品质与成果。
另一方面,在顺利取下父亲所捐赠的肝脏後,为使女童的腹腔能够容纳父亲的肝脏,因此父亲捐出的左侧叶肝臓,包括第二和第三小节,必需进行减容积手术,把较厚、较大的第三小节切除,留下较薄、较小的第二小节,才能装进小婴儿的小腹腔,是为「第二单一小节减容积活体肝脏移植手术」,将捐出的肝修整至适当大小後才能植入,过程中若稍有不慎,将会让整个手术前功尽弃,因此两位院长亲自联手进行减容修整。


左图/夏强副院长(左)与恩师陈肇隆院长(花帽者),同台进行示范手术。右图/为符合女童腹腔空间,两岸院士(左陈肇隆,右董家鸿)联手进行肝脏减容修整。


当手术圆满完成後,早已夜幕低垂,历经一整天总计超过十四个小时的手术後,三位华人世界的肝脏移植权威下了手术台,所做的第一件事并非坐下来休息,而是前往ICU探视了解前一日与稍早完成手术的病童恢复状态,并叮嘱相关人员特别需要注意的相关事宜,对於患者的关怀可见一斑。


董家鸿院长(红帽者)与陈肇隆院长(花帽者),历经十多个小时手术後,即便疲累不已,依旧第一时间前往ICU探视病童,了解术後恢复情形。


微信社群「妈妈加油」,劝的是放弃而不是坚持下去


来自辽宁妈妈在得知女儿罹患胆道闭锁时,不仅求助於医师,也遍访网路平台寻求协助,但在「肝移植」资讯不若台湾盛行的大陆,包含医师都曾劝过高妈妈放弃重新来过,无意间,加入名为「妈妈加油」的社群,原本以为能够寻得治疗上的新资讯,未料,里面的成员都是决定放弃的父母。虽然放弃也未尝不是一种好的选择,但对於是由单亲妈妈抚养长大的高妈妈来说,对於子女的情感特别深厚,也因此在考虑放弃这个选项後,向丈夫提出了离婚的要求...。

高妈妈说:「我跟先生讲,孩子是她最重视的一块,既然救不活了,我们乾脆离婚,然後我跟孩子会去找个地方,等孩子走了,我就随她一起去!」所幸这个暗黑的念头并没有真的实践,历时一个月多的天人交战後,在家人的劝说与支持下,高妈妈决定,不管前面是什麽路,都要走下去。所幸天无绝人之路,能争取机会至北京清华长庚医院,接受活体肝脏移植手术,且由两位院士来执刀,她相信女儿一定会好的。


在丈夫的全力支持,并且主动愿意捐肝救女下,高妈妈不仅摆脱负面的想法,并表示不管手术最终结果,她都将尽一己之力推动肝脏移植的观念。


高聆熙的外婆也说,得知孙女必须换肝,才能救命,虽然她血型符合,但年纪太大,被打回票,最後由女婿捐肝。只是这次外孙女能让陈院长开刀,虽然她没读多少书,但知道示范手术的意义,她发誓自己死後要捐出屍体,供学术研究之用。


高聆熙的外婆表示自己书读不多,唯一能贡献的就是往生後将自己的大体捐出,希望为医学尽一份心力。


术中动脉突破裂,高雄长庚团队神救援


在手术当日,由清华长庚医院团队派出具有肝脏移植经验的医师执行开腹,未料,手术过程中,高爸爸的右肝脏动脉突然破裂,由於这是右肝唯一一条动脉,关系着捐肝能否成功的关键,严阵以待的高长团队杨志权、林灿勳等两名主任医师紧急接手处理,不仅迅速找出出血点後进行止血,更透过显微手术予以精密缝合且保住血管良好状态,不仅让捐肝的爸爸脱离危机,也让捐肝手术得以顺利继续。

为此,整体时间已比预定迟了近两小时,所幸活体肝脏移植手术顺利,父亲捐赠的肝脏顺利种入宝宝的腹腔。


左图/杨志权医师(图右)堪称此行最核心的关键医师之一,不仅负责手术中许多重要环节,术後照护也是他的核心工作。右图/通常都在手术後段才需要上场的林灿勳主任,在手术一开始就已准备就绪,也因此能紧急处理突发状况化解危机。


两岸肝移植权威联手,24小时手术抢救8岁小硬汉


活力十足的马成龙,问到怕不怕手术?他说:「怕什麽?又不是第一次了,那次都不怕,这次也当然」


今年8岁的马成龙,自幼感染肝包虫,肝脏组织受创,5岁时曾经接受过手术切除左半肝,但後复发侵袭多条肝脏主要血管,包含唯一一条肝脏血液回流至心脏的肝静脉,当地医师建议肝切除或是肝脏移植。受限於当地的医疗技术与设备的不足,仅能设法控制病况,但继续延误下去情况恐怕不乐观。
个性活泼有礼貌的马成龙,相当受到医护人员的喜爱,主治医师想方设法想要救治这个孩子,在得知清华长庚徵求示范手术的讯息,确认争取到名额後,第一时间联系马家夫妇希望他们前往北京就医,但马家夫妇却迟迟没有行动。

医筹车车资相助,马家终得赴京就医


原来家境状况贫困的马家,虽然这次争取到北京清华长庚全额的医疗补助外,但一家人七百多人民币车资却怎麽也筹不出来,只能坐困家中,眼见难得的机会即将流逝。

对於始终没有回音的马家,西宁医院的主任医师为了了解原因而亲自登门拜访,面对熟识已久的医师,马家大嫂话也说得直白,「不试,对不起这孩子,但就是没钱了,为了治疗儿子的病,前後积欠亲友十几万人民币」,知道原因後的主任医师,默默地帮马家支付了车资,要他们一家人即刻前往北京。马家夫妇拿到车票时,已红了眼眶。

马妈妈回忆起孩子一路以来的医疗过程,以及受过的种种帮助,不禁红了眼眶。


青海西宁的马家夫妻带着大儿子马成龙,生平第一次到北京,一家三人搭乘火车抵达後,直接住进清华长庚医院病房,进行相关检查并等待手术安排。马家大嫂说,尽管处境艰辛,还是必须走这一遭,这次能至清华长庚医院接受手术,相当幸运,除了医疗费用获得院方全额补助之外,最重要的是由陈肇隆院士主刀,她坚信台湾陈爷爷精湛刀技与医术,一定有办法救儿子一命,而且还有董家鸿院士协助,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谈到是否担心捐肝後身体状况,她淡淡地说,「别说是肝脏,我连生命都可以给他」。

两岸菁英团队15个专科联合制定多重手术方案


术前,马妈妈细心地整理马成龙的衣服,马成龙则将手贴在妈妈的胸口,像是要妈妈放心。


两岸移植团队於术前评估此病例极为复杂,年幼且为晚期肝包虫病,特别是因为之前已先动过手术,为此两位院士特别组建了跨15个专科的MDT(多学科联合)团队,特别拟定出多重手术方案。首选的方案为由经验丰富的北京清华长庚的董家鸿院士团队执行体外肝切除手术,先将马童的肝脏取出,清除坏死的部分後植回,不仅可以保留原来的肝脏,而且能够免於未来需要常年使用抗排斥药。

马成龙大方展示第一次手术时,留下「宾士」型伤口。


董家鸿院士在国际上率先将这种术式应用於治疗终末期肝包虫病,已成功拯救多例患者。但马成龙的自体余肝体积有限,加之术前影像提示,肝脏变形较为明显,包虫病灶位於肝脏核心区域,且已经侵犯了肝脏的主要血管,这使得手术风险大大提高,剩余肝脏有可能难以正常发挥功能。

为此,手术团队决定有必要制订补充方案——活体肝移植手术,以确保应对任何意外情况。与马成龙的家人讲明病情後,母亲毫不犹豫地表示愿意为儿子提供肝源。医院立即安排了血液化验、肝脏造影等系列检查,并分别针对两套方案,进行三维影像重建和虚拟手术规划,制定了两套完备的手术预案。

历时15小时体外肝切除手术,母亲同时在等候区随时准备捐肝救子


董家鸿院士与团队进行体外肝包虫清除?手术,希望争取最好的术後生活品质。


「尽力保住患童肝脏,避免让母亲捐肝」带着这样的信念,上午八点完成术前准备後,由北京清华长庚团队卢倩副教授主刀进行前期手术,高长团队则是在陈肇隆院长带领下同时进驻手术室,提供必要的建议与协助,并随时交换意见,取肝以及体外肝切除手术则是由董院士操刀,为了争取马成龙最好的预後生活,董院士尽可能保留原来的肝脏。

因为曾经接受过左半肝切除,因此马成龙腹腔内的重要的器官、血管都沾黏在一起,手术团队耐心细致地完成了肝脏与粘连组织的分离。接着从难以辨识的组织中,精准解剖出肝脏与身体连接的血管通道,再一一精准截断,才能将带有虫癌又经历过一次手术的肝脏取出体外。此时小硬汉通过第一道关卡,准备再闯第二关进入「无肝期」。

人体没有肝脏期间新陈代谢功能也无法作用,此时需要麻醉医师进行精细调控以维持生命迹象,这也是对马成龙生命力的挑战。肝脏取出後,在低温器官保存液中,开始进行体外虫癌切除、血管修复,不仅要确保病灶没有一丝残留。同时还必须保留充足的肝脏,和完整的血管结构,保证剩余肝脏不仅体积够大,还要功能正常。两位院士带领清华长庚肝胆外科卢倩副教授等仔细剥离病灶,并修整成适宜重新接入体内的形态,这个步骤耗费了6个多小时。

自体余肝再植也是重大挑战,医师需要截断身体的血流循环,而此极易造成血压严重下降,威胁病人生命。在两岸经验丰富的麻醉团队合作下,精准维持住血压,让手术顺利进行。过程中分秒必争,移植团队,以最佳的口径和角度,以及最快的速度完成了肝脏静脉与下腔静脉的吻合,但被虫癌侵蚀过的肝脏出现渗血,幸好及时控制出血,同时快速精准地完成了其他血管的重建,顺利完成再植。

整体手术约在15个小时後完成,为求慎重起见,医疗团队严密监控植回後的肝脏状态,但术後部分肝脏出现瘀血肿胀,开始出现休克,危及生命徵象,且必须使用大量升压药物才能维持,两位院士当机立断召回所有移植团队成员启用第二方案,取下病童肝脏後,高雄长庚杨志权医师与清华长庚卢倩副教授迅速完成血管重建,才稳住血压状态,但危机尚未解除,因为人体进入「无肝期」超过24小时将无法存活。

母亲断食15小时,就为此刻能救子


此时母亲得知需要紧急进行捐肝程序,虽然因为担心儿子档下泪如泉涌,但却迅速收拾心情接受手术,由於团队已经将各种状况都推演过,後续亲体移植手术相当顺利,在清晨五点钟,母亲的肝脏在孩子的体内重新活动起来,从此母子心肝相连。

整场手术历经24小时,即便已历经连续四天12台手术的医疗团队,仍旧完美地完成这额外的「第13台刀」。而这个小硬汉,竟在历经生死交关的术後两小时苏醒,并在6小时後脱离呼吸器,拔除了气管插管,并在ICU团队的照护下迅速复原。


完成「第13台刀」的医护们,已经累瘫就地休息。


两岸院士联手成功挽救六个家庭的幸福


在两岸共同组建的医疗团队照护下,不仅13台手术均顺利完成。不仅马成龙的恢复速度迅速,第一天接受捐肝手术的于爸爸,隔天已离开ICU回到病房,并且能与记者谈笑风生,侃侃而谈这段心路历程。特别在谈到女儿原本黄澄澄的皮肤、眼白,已经转变如一般孩子的白净时,更是难掩兴奋地手舞足蹈。而其他的病童与捐肝父母,也在三周後陆陆续续恢复至良好状态开始办理出院,接受完整的术後追踪照护。六个原本绝望的家庭,总算重新找回幸福与欢笑。


左图/于爸爸一谈到女儿恢复良好的状态,满脸难掩喜悦之情。右图/其中一位小病童在医护人员的照护下,恢复十分迅速,大口吸吮奶瓶,活力十足!


陈肇隆表示,董家鸿院士是他在大陆最杰出的学生之一,两人自1997年成为师生以来,开始未曾间断的指导、切磋与交流,二十年间更已成为如同手足般的挚友,这次4天13台刀的示范手术,在两人天衣无缝的默契,以及汇集双方菁英与完整的术前评估、计划下,这样的结果是在预期当中的。未来也将继续依照长庚医院创办人王永庆「要帮助祖先来的地方」与「医疗不藏私」的精神,继续在大陆传承肝脏移植技术

这个信息是否对你有帮助?
网站导览
展开选单
关闭选单
回上页 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