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内容区块
選單按鈕

越洋求医,治愈痼疾

台北市立万芳医院   更新日期:2014-10-20

在 1987 年出生在马来西亚的我,原本是个天真可爱的小女孩, 12 岁那年我人生的另一场梦就开始了。

当天我和平常一样到学校去,也开心的和同学玩了起来,不小心摔了一跤,只是擦伤了右脚膝盖,但过了几天,发觉脚板有些浮肿,马上到附近的小诊所看诊,医生起初判断可能是伤口发炎而导致发肿,给了我些口服消炎药,但我吃了之后完全无效,反而越来越肿,医生马上叫我们到大医院做全身检查,几次检查过后,有的医生只说可能是天生的,仍是查不出原因。

当时我只有小学六年级,虽然六年级会考的压力很大,而我却为了四处寻医没办法到学校上课,但也只能以健康为重,所幸考试成绩还不错。当时我的脚开始渐渐肿胀,虽然行动自如也没影响到日常生活,但仍是到处求诊,我已经身心俱疲,而最辛苦的是我的父母,他们四处打听是否有医治的希望,也要载我去看医生,花了许多他们辛苦赚来的钱,不论中医西医都看遍了,仍是毫无起色。

时间慢慢过去, 2007 年时,有位朋友打听到中国有个医院可能有机会治好我的脚,也帮我安排了前往医治的行程,父母带我到了那家医院,陆续做了许多检查,也只查出是淋巴水肿却无法治疗,只能做些热疗法,脚虽然有些消肿,但过几天又开始肿胀,过了三星期,我也无心再继续治疗,都已经到了中国却还是不能治愈,应该是没希望了吧!放弃希望的我只好带着失望的心情回马来西亚。

回到马来西亚后我开始工作,每天生活在忙碌中,什么也不想去理会了。直到 2008 年 9 月,我透过报章杂志知道台北市万芳医院曾有治好淋巴水肿的消息,我马上上网寻找相关资料,接着开始和万芳医院的国际医疗人员联络及询问关于淋巴水肿的疗程。

当时因有工作在身,我想需将在马来西亚的一切活动安排好,才能有沉静的心去治疗我的病,透过国际医疗人员的安排,我的父母及丈夫陪同我在 2009 年 3 月 18 日飞往台湾, 3 月 19日入院后经过几天的深入检查,报告终于出炉,许医师告诉我是因为动静脉压迫造成肢体肿胀,需要植入支架治疗,于是安排 3 月 25 日手术,一听到手术,我就紧张起来。

在 3 月 25 日下午 3 点我被推进手术室,经过 8 小时手术,直到晚上 11 点才出来,因为躺了一整天加上身上的伤口,第二天醒来后觉得好痛苦,幸好丈夫在身边支持我,我才能熬过这几天的痛苦,父母在我手术结束后不久先回国,丈夫留在台湾陪伴照顾我。伤口换药的那天,我看到自己的脚消肿了许多,真的很谢谢许医师。住院期间我们也出现了些问题,还好有国际医疗中心的人员帮我们解决,没有他们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处理,非常感谢他们的帮忙。照顾我们的护士也都非常亲切,让我们不会感到陌生。

直到 4 月 7 日获知隔天就可以出院,一听到这个消息,我真的好开心,但也有一点舍不得照顾了我三星期的医护人员们。出院后,我和丈夫搬到一位在医院认识的朋友家中,她非常照顾我们,也经常带我们出去走走,甚至帮我们安排了三天两夜的花莲行程,我们在花莲玩的好开心,台湾的风景真的好美!

我定时的复诊,看到我的脚渐渐变小,心中的高兴无可言喻。 5 月 11 日,我们返回马来西亚,情况比我想象中好了很多,在此谢谢亲友们的关怀,感谢万芳医院国际医疗中心的安排、许文宪医师及医疗团队的治疗及护理人员的照顾,谢谢你们!

这个信息是否对你有帮助?
网站导览
展开选单
关闭选单
回上页 回页首